lithromantic

cp可逆不可拆
玻璃心
主角控 最近偏攻控
百合耽美均可接受
soraru=可爱 そ中心
《全职猎人》《驯龙高手》《银魂》《keroro军曹》永远的最爱

[综]公主殿下太傲慢

  第一章
  
  “…呵呵…呐  你看你看,我穿这身衣服好不好看?”看不清样貌,穿着华丽的妙龄少女,兴奋的摆弄着身上的衣服,对身后的金发男人问道。
  
  金发男人的相貌同样看不清楚,只是声音能够听出对少女的宠溺,“  穿什么都很漂亮, 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了!”
  
  “  就知道你会这么说,每次问你都这么说,我现在可是很认真的在询问你呐,姆唔——”少女一副很不满的样子,随后又对着镜子转来转去,苦恼道:“真的不会太艳丽了么? 他会不会觉得不好看啊……”
  
  少女没注意到身后的金发男人在听到她的呢喃后,一瞬间暗淡下来的眸光,男人缓缓松开不知不觉紧握着的拳头,声音如常:“怎么会呢,我说的是真话, 真的很漂亮,不管穿什么都一样美丽,  也一定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  
  听到这话,少女不由害羞的露出小小的微笑,神情说不出的甜蜜,“说的也是呢……呵呵……”
  
  “   ”不知何时,窗前一个身形高挑,气质出众的,如同所有少女想象中的王子一样的男子站在那儿,看着少女投过来的目光,微笑着伸出手,声音轻缓温柔,“我来接你了。”
  
  “ !”少女高兴的跑向那个男人,扑进他的怀中,享受着对方的温柔与爱意。
  
  看着面前抱在一起,温馨幸福的俩人,一直站在房间里的金发男人强忍着心脏传来的刺痛,慢慢离开了房间。
  
  ……
  
  李亦醒来的时候感觉头脑有些晕,脑子里涨涨的,她似乎做了一个梦,却又想不起自己梦到了什么,茫然的看着陌生的四周,发现自己不是在医院里,也不是在家里,光是看装饰就能看出来,她的家可没有这么豪华这么大。
  
  李亦动了动身体,不疼,除了身子还有些无力外,并没有其它不舒服的感觉,她明明记得自己因为那个女人的儿子而跌下楼梯的,当时疼得她都昏了过去,现在怎么会没有一点疼痛了呢?
  
  自己到底昏睡了多久,身上的伤都养好了?不过,自己会受伤可是那个女人的孩子造成的,那个女人自然也有责任,呵,这回看爸爸还会不会保护你,替你说话。
  
  李亦想着,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容。
  
  “呀!大小姐!您醒过来啦!?”就在李亦还在心里想着怎么才能让那个女人更痛苦的时候,一个身穿女仆装的可爱少女推门进来,看到李亦坐在床上,惊喜万分的轻呼出声。
  
  “…哈啊…?”李亦看着对方,呆呆的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  
  “大小姐,太好了!您终于醒了!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会不会难受?啊!夫人还不知道大小姐您醒了呢!我这就叫夫人来!对了!还有医生!大小姐您等一下——!”
  
  根本不给李亦反应和说话的机会,那个身穿女仆装的少女转眼就跑没影了,房门大开,刺眼的光亮让李亦移开视线。
  
  “……搞毛?”李亦脑子有些转不过来,随后内心一紧,“靠!她刚才不会是在叫我大小姐吧?!!不是吧!难道……”
  
  看了看自己身处的豪华房间,李亦呆滞了几秒,连忙甩了甩头,把脑子里奇怪的念头甩掉。
  
  怎么可能啊,那种事可是小说瞎写的,别人YY的啊,都是假的,怎么可能会真的发生,又好死不死正巧发生在她身上呢!?不可能的啦!虽然被人叫大小姐,又醒来身处在这种地方,但是,一切都会有解释的,总之觉得不可能是那种情况啦!绝对!
  
  李亦烦躁的抓乱自己的头发,不断的安慰自己,猛然间想到一个验证的方法,连忙跳下床,跑向镜子,如果还是自己的身体容貌,那么就能证明自己刚才的那些想法都是无稽之谈,太能幻想了!
  
  “……”
  
  “……”镜子里的少女有着一张毫不逊于明星偶像的精致面容,虽然表情有些呆蠢,但这也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魅力,相反,更增添了几分单纯可爱。
  
  虽然可爱得让人恨不能捧在掌心上疼爱,但是……
  
  ——这货谁啊?
  
  李亦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少女,内心开始抓狂,这货是谁啊!啊?!我真的能长得这么漂亮可爱?坑我呢吧!不是吧?不是吧!我真的穿越了?还是借尸还魂?!老天你这是玩我呢!我也就是偶尔做做这个年纪的少女都会做的穿越梦而已啊,也不是真的想要穿越啦!我生日上许的愿望可不是穿越啊喂!
  
  “爸爸……”李亦小声唤道,她从小就是父亲一手拉扯大的,母亲工作忙,根本见不到几次面,所以她从小就很依赖父亲,敬爱父亲,想着长大后一定要好好孝敬父亲。后来长大了,能自己照顾自己了,渐渐地也和母亲的接触多了,关系也越来越好了,母亲是个女强人,性子倔强要强,自尊心很强,父亲常说自己的性格真是随了妈妈了。
  
  懂事后的她越来越多地听到父母的吵架,有时甚至能听到两人吵着要离婚,那时她就只能哭着求父母不要离婚,最后都是父亲一脸复杂怜惜的抱住她说不会的,不会离婚的。
  
  但是现在……
  
  “……爸爸……对不起……”李亦哽咽着喃喃道。
  
  她真的知道错了……她明白爸爸的辛苦和忍耐,以及爸爸对她的爱护,然而她却用这些伤害了父亲,如果没发生这种事,她或许还会继续用父亲对她的爱伤害父亲,以来缓解自己的悲伤无措,然而现在她身处陌生的地方,对父亲的愧疚、依赖、想念等感情开始无限扩大,让她难以承受,“对不起……爸爸……爸爸……呜……”
  
  “小雅?小雅?!你真的醒了!太好了…太好了…”一个容貌柔美的女人急匆匆的走进来,身后跟着一群人。
  
  女人走近李亦身边,看到了李亦古怪的表情以及脸上的泪痕,大吃一惊,心疼道:“这是怎么了?小雅?怎么哭了?是不是哪里难受?啊?”
  
  看到李亦一直默不作声的埋着头,女人连忙着急得朝身后招了招手,“医生,你快来看看小雅,小雅好像很难受啊!”
  
  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走向前,想要看看李亦的身体状况,却被李亦躲开了,女人轻柔的安慰道:“乖,小雅,让医生帮你看看,哪里难受就告诉医生,不然会一直难受的。”
  
  “……”李亦性格内向,不愿接近他人,再者这具身体的记忆一点都没传给她,所以对于这群人她可是一点记忆都没有,自然是非常排斥。
  
  医生看了看李亦现在的状况,又问了一些情况,李亦依旧默不吭声,只是有时点点头或摇摇头,算是给个回应了。
  
  “夫人不用担心,我看大小姐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,可能是刚醒来,思维还有些迟缓,情绪波动较大,这些都是正常的,这种时候,夫人尽量多陪在大小姐身边,多与她说说话,过阵子带大小姐去医院彻底检查看看有没有后遗症,我想应该没有大碍了……”
  
  李亦被那个容貌柔美秀丽,声音温柔的女人扶回了床上,她本来不愿让陌生人碰她的,但是看到女人担忧爱护的眼神,那是她从不曾从母亲眼里看到的神色,她又无法拒绝了。
  
  犹豫了一下,李亦还是决定早点说比较好,毕竟不认识,让她装的认识和他们相处太难了。
  
  “额……”但是这种事该怎么说比较好?虽然穿越的小说看过不少,但现在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,根本想不到该说什么,怎么说比较好。女人看到李亦似乎想说什么,温柔的摸摸她的头,道:“怎么了?小雅?是不是想说什么?”
  
  “我……你们是谁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我……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好…好老套啊……!这句话都被用烂了啊!李亦内心郁闷得想要撞墙。
  
  听到李亦的话,女人颤抖着嗓音,惊讶道:“怎么会?小雅,你不记得妈妈了吗?”
  
  果然这个人就是这个身体的母亲啊,李亦心里有些别扭,如果自己无法回到原来的世界,那么这个女人就将是她的母亲了,但曾经的过往记忆才是真正属于她的,她不敢确定自己真的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下去吗。
  
  医生上前又是一番检查,然后安慰道:“夫人不要着急,大小姐毕竟撞到了头部,能醒过来已经是奇迹了,可能是颅内淤血导致的失忆,不过也有可能只是因为刚苏醒过来的暂时性失忆症,总之我建议夫人尽快带大小姐去医院查看一下比较好。”
  
  “是啊,当然要去好好查查才能放心啊……小雅,不要怕,没关系的,我是你的妈妈啊,乖,不用紧张,我们去医院仔细检查看看好么?”女人轻柔的说道,红着的眼眶表明了她的悲伤与担忧。
  
  李亦沉默一瞬摇摇头,“我现在有点累,想休息了。”
  
  “这……好,那小雅先休息吧,等好点了再去医院啊。”女人轻轻扶着李亦躺下,细心的盖好被子,看着李亦闭上眼,神色平稳了,才小心的带着人离开房间。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女人一走,李亦立刻睁开了双眼,缓缓吐出口气,将被子拉过头顶,将整个人裹住,过了一会突然整个人坐起来,瞪大了双眼,一脸吃惊的表情。
  
  不对呀!等等——刚才那个女人,她,她说的好像是日语啊!!
  
  “这…难道…我……哎——!!!”为什么我说的也是日语啊!??
  
  刚才因为穿越的打击,还有陌生人在身边的紧张排斥,使她根本没反应过来他们还有自己一直是在说日语,现在冷静下来回想起刚才的情景,这才反应过来。
    
   这……这……我不仅穿越了,还穿到了日本人身上?那我以后是不是也要被中国人骂小鬼子了?我……靠!想想就不爽!
  
  李亦又开始烦躁的抓扯头发了,不知道过了多久,稍微有了些睡意,李亦用被子蒙住自己,整个人缩成一团,终于有了点安全感,渐渐睡下。
  
  ……
  
  黑暗的、仿佛一丝光亮都无法照进的房间里,看似入睡的男人突然睁开眼,脸上是难以掩饰的激动与喜悦,“终于——找到你了……”
  

评论